这里可以自定义文字或者链接

自定义链接

“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变”体现在哪些方面?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广告位一

  (以中国为代表的新经济体,正日益成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重要推动力量。图为首款国产客机C玖壹玖首飞。图片 :新华社 丁汀摄)

  近来,“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中央高层谈及我国所处的国际环境时,多次强调的一个重要论断。那么,“变”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世界经济重心在变:从北大西洋转向太平洋。上溯百年历史,西欧诸国和北美成为全球经济的重要支柱。贰壹世纪以来,随着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南非等不同地区发展中大国的整体性崛起,世界经济重心开始由西向东、由北向南转移。根据贰零壹柒年厦门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上 的数据,贰零壹柒年金砖国家经济总量已占全球的贰叁%,与壹零年前占比壹贰%相比几乎翻了一番,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也已超过伍零%。与此同时,战略家眼中“贰壹世纪是太平洋世纪”的趋势开始显现:根据 贰零壹捌年东亚合作领导人系列会议的数据,贰零壹柒年东盟加中日韩经济总量达贰壹.玖万亿美元,占世界的贰柒%,分别超过了美国和欧盟,在世界经济中举足轻重。

  世界政治格局在变:非西方化与多极化并行。世界政治格局正在两个层面演进并相互作用。一是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一战”后随着殖民体系瓦解,广大亚非拉国家摆脱了殖民地和半殖民地的被掠夺奴役状态,实现了政治、经济独立和国家自主发展。进入贰壹世纪后,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南非等发展中大国,以可观的经济成就和未来可期的发展前景,备受瞩目。根据贰零壹捌年柒月举行的金砖国家工商论坛上的数据: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达捌零%。二是多极化呈新态势。冷战结束后,世界形成“一超多强”格局,单极与多极也在不断博弈。近叁零年过去了,多极化不断推进,中国、俄罗斯、欧盟、印度等已成为重要的多极力量。经济格局的变化推动世界政治格局的演化,大国间博弈和战略竞争有所加剧,原有以大国协调为重要支撑的国际政治秩序面临挑战。

  全球化进程之变:主要推动力量面临重组。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美欧企业占据科技经济绝对强势的发展时期,西方是全球化的主要倡导者和推动力量。因为他们可以借助全球化在世界范围内,以较低的成本获得了发展中国家的资源、人力和市场。待发展中国家通过“克服全球化之弊、放大全球化之利”获得经济起飞后,曾是全球化主要推手的一些国家打“逆全球化”牌,以“本国优先”为名的贸易保护和单边主义甚嚣尘上。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全球化就会逆转。从目前情况看,新兴经济体已成长为推动全球化的新生力量,日、德、法等老牌发达国家也从长远利益出发,支持多边主义和全球化。全球化的推动力量正面临重组。

  科技与产业之变:机遇与挑战并存。自英国工业革命以来,举凡世界强国,都是能将科技优势转化为产业和军事优势的国家。而以往的几次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均由大西洋两岸国家唱主角,比如英国、美国。本世纪已现端倪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虽然创新力强大的美国仍担纲主角,但中国、印度等新兴国家亦表现抢眼。比如,在人工智能领域,中国涌现出一批领先科研成果和全球主导企业;在软件制造行业,印度班加罗尔有“印度硅谷”之誉,生物技术也是印度优势产业;俄罗斯则在国防、飞机制造、核产业方面保有传统优势。这些国家在发展科技方面的经验,也会对广大发展中国家产生示范效应:发展中国家丰富的人力资源一旦插上科技翅膀,将会释放出巨大能量。

  全球治理之变:新兴国家或成治理重要角色。一百年多来,以美英为首的大国一直在全球治理体系中的核心主体。但近年来,随着世界格局变化,西方国家在国际治理中日益呈现“能力不足”“意愿缺失”现象,比如在经济领域,美国频频挑起贸易争端,大搞贸易保护主义;在安全领域,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启动退出《中导条约》,令全球安全形势为之紧绷;在气候治理领域,单方面退出《巴黎协定》,使全球气候治理面临新挑战。事实上,既有的治理核心主体在全球治理上失能、失愿,亦是百年未有之变。全球治理之变恰恰也为新兴国家参与全球治理并推动治理体系改革创造了难得机遇,它们有望跻身全球治理核心主体的行列,成为治理体系改革的中坚力量。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广告位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